喵喵喵看我的封面像不像月食

为什么栾队要反击呢?

仁义不施,所以攻受之势异也(划掉x



#高裘#

我们的那些年。

惊鸿照影,旧时风华。

昔日你明媚的笑脸。

也曾带给我心,最初的真实悸动。


从前死去活来的在乎与执着。

多年之后,如果谈起那些。

也许只是最平常的,遗落在时光里的二三事。

寻常风物。

#高栾#

风晨月夕,我们的曾经。

永远在记忆里。

以最丰盈的形态保持鲜明。

从前是凉风禁人,卷舒随云。

但四月里一切都不同。

沐浴着和暖的春光,再劲峭的山风,也被消磨的没有了棱角。

既然降下了身段儿,肯低头穿行在喧哗的繁花碎叶间。

无论多么清高的白云,也会被,环绕在四面的,作为春天圆舞曲背景的,那些年轻的动人笑响,点染上色彩。

今后我们在一起的日子,就会这么灿烂。

〖高栾〗


图来自网络  侵删

呜呜对不起改动太大重新发~

瞎编小故事一则(心虚

这样无厘头的破文一定不会重吧。。

“做人贵在诚实”(栾队29号微博下评论)就不假惺惺自谦是晚睡昏沉的产物了。就这个水平,已经认真写了,如果再不好好努力的话是写不好的。

勿上升,以及较真(可怜巴巴)

瞎闹的求大家轻喷,比心~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“月儿明,风儿静,树叶儿遮窗棂……”

耳边,仿佛响起师父的那版摇篮曲。

身旁恬静的睡颜。

均匀的呼吸,还有,扑簌簌闪烁的睫毛。

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梦,是不是为我……

微张着的嘴上,有一点点潮湿。

内心涌溢着轻细的情绪,说不清道不明。

小心翼翼揽过被角坐起来。

然后呢。

想写……

(回忆涌上心头。)

对吗?

(嘿,要多俗有多俗。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
试着写了个开头,知趣的又赶紧删除。

下下个月的节目单。

为落实总教习常演常新的要求,刚刚拟出的返场小段。

以自己才能看得懂的格式,存在,系统自带的备忘录里。

脂砚斋怎么说的来着。

笑着,微微蹙起眉头。

“以待偶成之句草录暂收之,共归至窗前,不致有亡也。”

“或茜牙成,或琢香屑,或以绫素为之……”

再或者,直接用手机。

二十年前的文艺青年顾影自怜。

曾经,自诩作文还比较能编的栾队,此刻却稍微觉得有点挫败。

虽然,无论危机公关,还是日常营业,德云社都是最不用官样文案,制约演职人员个性化脑洞的公司了,相当于插科打诨的常用文风不应该比不过人家,毕竟我们是站在流行前沿的包袱生力军……但长久浸淫事务性工作,创造力确实会受到限制。

比不过某些,总是给自己带来甜蜜负担的粉丝。

想要退坑了,如果怼人这项带有特设专属风格的任务也算的话。还是委婉一点儿好了。

对待浪潮,姑且顺从地玩个梗。当事人不一定能驾驭,也很难决定,自己何时成为中心,以什么形式得到关注。

了解规律,有经验,尽可能挣脱孤立片面的现有认识和心态,才能当弄潮儿。

只是公众人物不得不做的对粉丝的管理,营业,以及调教。网红很不容易呢,实在非我本心。

如雨后春笋涌现的CP,那些不建立在深入了解上的大量门外好评,只针对人设的无脑捧杀,即便是所谓的“初心”,充当了最开始的动力吸引粉丝去了解,演员都总会厌倦。

明明是有趣的灵魂,你们都说我是如此优秀的小可爱,难道不配得到更多真正的内行观众尊重喜欢,关注点该关注的吗。

仅仅只是置之不理不鼓励,让他们凭自觉体会也没用。

观众素质参(can)差(cha)不齐(注音为高老师版)连相声都听不懂,勉强他们锣鼓听音也太难。

曾经只能腹诽的,如今在开发出怼人的萌点后,在评价可爱之后,就可以说话了。

日常切换弱女风,是谨慎的为了平衡少有吐槽的攻击性。

同事之间声气互通,大家都反映了类似的情况,那么,在有了群众基础的情况下,德云总队长应该拿自己举例,挑几个有代表性的公开处刑,约好大家在评论区集中回应,以网络原住民普遍习惯使用的表达方式,施加一点必要的影响。

实在忍不住才说的。

区别于diss粉丝挑挑拣拣哦。

确定了真正喜欢自己的人更多才发。

此前,多少次坐着纸糊的轿子,胆战心惊的趟过风口浪尖,做不到像师父一样目光如炬,辩证地看待纸枷锁,发声的情形和有限的经验,也不让我有如今游刃有余的自信。

可是真把自己推到那个位置,不往后撤不逃避,逼着自己,也就练出来了。

某兔叹了一口气。

高老师,从前欠缺练达的我还会为此烦心的时候,你偏偏也会早睡,一肚子话还不敢发微博。

这些事情你向来不愿意费心处理,有关你的评论里有想法偏激的,没有引导好粉丝看待问题的态度的责任,应该怪你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
转眼又一个小时。

总算认真写,发一次正经的也好。

平时你没白陪我锻炼口才,他们可以当营业看。

作为公众人物,也不想沉湎在被粉丝宠爱的感觉里。粉丝的打扰,无论以什么态度面对,说话不卑不亢有分寸都很难。

摆正心态,保持距离,为了养家糊口做到基本的自制。

下次还是把创意点,多放在轻松的小视频上吧。用精心准备的营业内容来强调求生欲,总比草率随便,不尊重观众期待的小心心,“自暴自弃”、毫不规划,跟你似的,发自己真实的生活侧面让别人伤心强。

没错,就是说你,明确吐槽你。

不过只敢,在你终于早睡的深夜里说你。

可是,有很多重要的事还是要跟你说。

一边儿瞎琢磨,一边儿重新钻进被窝。

侧了个身儿。

间歇性被心累淹没。

高老师,在线返场和线下返场,你帮我出出主意吧……

嗨,瞧我问的这人,自己一亩三分地的营业都无暇管好。

让你瞎指挥,又调侃我是网红……咱俩膝下也都是有徒弟的人啦,如此,使人昭昭之日,岂非遥遥无期?

【就算破罐破摔也好】全篇加最末强行点题,才拉回是两人的糖向日常。

就因为把握不好互动之间的分寸,只好让高老师先睡了,细数这么点儿栾队在半分钟内就完成的思绪整理……因为不会写两个人呀。

栾队好忙。

也跟无论上学还是工作的我们一样,连深夜都不是,能完全留给剥离所有社会角色的自己的时间。

又想起“三更起坐,睡不着觉时所想就是良心”了,可是有些时候,疲惫到无暇思索,只好听凭惯性和处事模板去应付生活。

果然不配带着心活着的小蝼蚁。连用来消化刺激的基本内心空间都保证不了,更不要说,是那种分辨计较的闲心了。

图源在图片上 侵删~

〖高栾〗


绿杨阴下,斑驳地散落着,一颗颗圆亮的,太阳的分身。

多少年前,在一次距地1000公里的高层会议上,得知要安排自己和月亮分开,各自守护昼夜。

于是太阳,将光芒寄托银海。

让自己的无数分身,在余晖隐没之际化为群星,照看自己,值夜班时容易犯迷糊的小兔子。

风儿轻拂,茂密花叶在蓝天上摇的从前。

图源自网络 侵删